钱宁·塔图姆:从邻家男孩到电影巨星(三)

美国《名利场》(VANITY FAIR)2013年7月刊题为《钱宁·塔图姆》文章。

他去过迈阿密,你能够在想象中描绘出他正在古巴海边走来走去的情形,他利用眼睛与别人接触,和陌生人谈话,他不知道有什么规则是必须得遵守的。“在我无穷的知识界里,对于摆脱派对和狗屎般的坦帕来说,迈阿密应该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他告诉我说,“我可以在商界谋得一个工作,并且用我自己的方式将其扩展开来。这就是我的主意。”

一天下午,一位老人在街头接近了塔图姆,想象一下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一天披上雨衣的样子吧。他问钱宁是不是有一些“表示”,当钱宁耸肩的时候,那人说,你看,像你这样的孩子,只需要一个年长的男人传授,你就会成为一个模特,你就会得到滚滚而来的金币。恰巧的是,有关文件就在我的公寓,如果你跟我来……“他很烦人,”塔图姆说,“其实他也最终完成了一个完整的蠕变,或者说试图完成,我,我只是想说,‘好吧,男人’,但它激起了我的兴趣。”第二天,或许是几天后,他走进一了个合法的模特经纪公司,并毛遂自荐自己为提出自己时代广场的乔·巴克代言:“我在这里,你们打算让我做什么?”

塔图姆被签下了,他的脸和身体被拍下,照片被放置在一本书中给客户们看。即使这样,他远不止是帅气。在他的眼中,勤奋诚实,相当于物质基础一样重要。这就像是童年的记忆里那个在桥下漫不经心谈着吉他的哥哥流露出的眼神。如果他经常扮演警察或士兵的角色,这绝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强大,而是因为关于他的一切都被标志着“好人”的标签。如果地痞正在欺负弱小孩子,你知道他会停止这些行为。“钱宁是你在生活中需要的朋友,”乔纳·希尔告诉我。“我会在我最低潮的时候打给他,他不仅会在我身边关心我更会告诉我不要害怕。他是我见过的最强壮、最懂得关心人、最了解你的人之一,最有爱心和街道聪明的人之一。 关于他的很多事情都充满着神奇色彩。”

塔图姆很快成为了广告中的中心人物——这件事发生的速度很快。“我拍过阿伯克龙比,诺帝卡,美国之鹰,杜嘉班纳,阿玛尼这些品牌的广告。”由布鲁斯·韦伯担当摄影师。这些广告使他看起来成为了不会过时的神话,但事实上塔图姆只是当下一个纯粹的产物:带着横盘棒球帽,穿着宽松的牛仔裤,跳着霹雳舞,就像年轻时的詹姆斯迪恩和年轻时的布兰多,在美国人的心中就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子。“布鲁斯就像是成年礼,”塔图姆解释。“如果你是一个男模,他能够洗礼你。”钱宁创造的第一个作品展示在乔巴科年代的时代广场里的一个广告版下,内容是他自己的脸和身体。

那时,他在纽约上表演课程,想要进入电影市场。“我那时22岁,对于我来说这件事非常有趣”,他解释说,“我当时想,天啊,这可比当模特酷多了。”当他开始去试镜,他的父亲给了他忠告。 他说,“不要松懈,儿子。保罗·纽曼从不松懈。”

塔图姆在《历劫俏佳人》中有所出演,这个2005年的电影,主演是安妮·海瑟薇,由芭芭拉·库帕导演。“我在其中扮演了一个小角色,”他告诉我,“约瑟夫·高登·莱维特是我在荧幕上扮演的第一个有台词的演员。我们得到的录像由另一个角色拍摄,我们去了我爸爸的枪室。我取出所有的枪,给它们上膛,对此十分崇拜。从荧幕上的第一个角色来说,乔不是一个坏角色。他给我设立了影响,在刚开始的时候,我总是会打电话给他,跟他聊聊他是如何作出决定的。我很钦佩他的职业生涯:他没有以陈科俗套的方式来做演员。”(在4月,它塔图姆和高登·莱维特宣布他们可能要在翻拍的《红男绿女》中出演。)

次年,塔图姆拍出了两部电影,并且把自己也在其中演出。《圣徒指南》,在这部电影中,他在其中扮演了安东尼奥,一个粗野的、头脑不是很清晰的暴徒者,他散发出无穷的威胁。这个表演类似于一个年轻的德尼罗在穷街陋巷里扮演的强尼。这里有尖叫、演员、方法和真实性。在审查过程中,将塔图姆和白兰度相比较:(“塔图姆先生是一个令人激动人心的演员,在这之后,我相信我们将会看到他更多的突破性的表现。”A·O·斯科特写道)这句话赋予他的街头威望将永远不会消失。

然后《舞出我人生》上映了,这似乎是在讲述塔图姆自己的故事:一个街头小子教自己跳舞来逗乐一个女孩。学习正确的方式做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这就可以算是一个专业的标志。 “(生产者)想知道我是否可以学习编舞,”塔图姆告诉我,“我不知道怎么迎合音乐节拍或其他的东西,我记得当时是跟导演安妮·弗莱彻坐在一起,我当时想,‘我讨厌编排,’她很喜欢,‘哦,这个会慢慢变好的。’我只是想,‘我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希望一起做同样的动作。’对我来说,这个毫无意义。因为自由动作的时候,你就想成为跟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样的事情。我永远无法理解的概念就是:‘嘿,让我们拿出同样的举动,一起来吧。’” 《舞出我人生》似乎得到了美国的每一个在校女生的喜爱,在有限的时间里,这部电影在美国带来了不止6500万美元的票房,证明了塔图姆可拍出一个电影。也是在那里,他遇到了珍娜·戴温,她在这部电影中出演那个女孩。(他们在2009年结婚了。)

从那里开始,钱宁·塔图姆以坐火箭的速度达到了顶端,这个可以以《特种部队》的票房收入来衡量。《特种部队》,在2009年发布,拿到了1.5亿美元的票房。《亲爱的约翰》,2010年的小试牛刀,拿到了80万元的票房。之后,在2012年,《魔力麦克》,1.14亿元票房;《誓言》,1.25亿美元和《龙虎少年队》,1.38亿美元票房收入,同时,《龙虎少年队》也证明了他可以拍出很好的喜剧片。在这里面,塔图姆与乔纳·希尔合作,希尔希望陈从一开始就跟明星合作。“我第一次遇到钱宁是在丹·塔纳那里,当时《超级坏》和《舞出我人生》刚出来,”希尔说,“我们当时都算是成功的导演,见面时只是微笑着彼此挥了个手,就这样。我记得我当时在想,我知道那家伙是谁。我之前没有在任何场合见过他,但是那家伙是个电影明星。”

10月20日,2013年北京马拉松开赛,由于赛会组织方设置的流动厕所和公厕有限,很多选手都只能“就地解决”。[全文]

“美国债务钟”显示,这相当于每个美国公民背负了5.37万美元的债务,相当于每名纳税人背负14.86万美元债务。[全文]

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更需要美国对中国增加认知和信任。这样双边关系发展才能更有动力。[全文]

E奶“鸡排妹”为下月将上映的泰国恐怖片《我死在去年夏天》造势,却因身材丰满、服装性感,导致“上下失守”成最大焦点。[全文]

亚裔特别是华人华侨,不管在美国多长时间,都会有一些习惯会保留下来。[全文]

有人说:张学良没有输给了蒋介石,而是输给了宋美龄。张学良曾说:若不是当时已有太太,我会猛追宋美龄。[全文]

由于前期在美国政治风险的影响下,黄金避险属性没有被充分表达出来,出现未涨反跌走势,出乎市场预期,黄金避险功能的丧失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