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人遇难!一巴西足球队所乘飞机坠毁空难从发生到救援混乱不堪

原标题:76人遇难!一巴西足球队所乘飞机坠毁,空难从发生到救援混乱不堪…

我们都知道,由于航空的特殊性,每一场空难都意味着会有让人触目惊心的死亡人数,但此次空难的发生和救援过程,实在是异乎寻常的混乱。

当地时间28日晚,一架载有巴西球员的飞机在哥伦比亚坠毁。失事飞机上载有72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目前已找到6名幸存者,其中一人在送往医院后死亡。

对于飞机失事的原因,目前还在调查中。有报道称飞机失事前曾发出电路故障警报。事故发生后,巴西总统特梅尔宣布,对遇难者哀悼三天。(更多新闻,请在微信搜索关注“新京报”)

当时,这架载有巴西沙佩科恩斯足球俱乐部队员的飞机从玻利维亚起飞,原定于飞往哥伦比亚麦德林市的何塞·玛丽亚·科尔多瓦国际机场。然而,飞机在飞行至距麦德林不远的拉塞哈市附近时与机场失去联系。

▲当地时间28日晚,一架载有巴西球员的飞机在飞往哥伦比亚途中失事。目前已造成至少76人遇难。图/视觉中国

麦德林是哥伦比亚第二大城市,沙佩科恩斯俱乐部原定于30日与该市的哥伦比亚民族竞技队争夺南美俱乐部杯的冠军。

该飞机系沙佩科恩斯俱乐部包机,飞机上载有81人,包括72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其中乘客包括22名球员,28名球队技术及管理人员,22名媒体记者。

据介绍,沙佩科恩斯俱乐部本来预计周一早上就要到达,并在当地训练,但是因为行政作业问题,改从巴西圣保罗起飞后到玻利维亚换机。不过,也有巴西国内媒体报道称,俱乐部官员本想申请从巴西直飞麦德林,但巴西民航部门拒绝了这一申请。

据外媒照片显示,现场几十具遗体盖着床单,被放置在飞机残骸附近,数十名救援队员、警察、军方力量还在搜查飞机内的幸存人员。这架英国宇航146型飞机已分成两部分,只有机头和机翼部分可以被识别出来,机尾已完全被毁。

由于飞机失事发生在夜间,加上当地突然下起大雨,给救援带来极大难度。因救援直升机等无法抵达失事地点,搜救队伍只能通过陆路前往。为此,哥伦比亚民航局在麦德林国际机场成立了统一指挥中心。

目前,当地警察局已经确认,现场找到6名幸存者,但一人在送医途中死亡,其余乘客则全部遇难。据外媒报道,获救5人中包括3名足球队员、1名记者和1名机组人员。(更多新闻,请在微信搜索关注“新京报”)

据麦德林所在省——安蒂奥基亚省的救灾负责人帕罗迪对媒体说,失事客机属于玻利维亚拉米亚航空公司,是从玻利维亚起飞的。该航班曾于当地时间28日22时(北京时间29日11时)左右,向机场航空塔台发出警报,称飞机出现了电路故障。

“航班当时汇报了有紧急情况,机场给了航班降落优先权,但是随后与飞机失去了联系。”帕罗迪说。

据外媒报道,由哥伦比亚民航局局长阿尔弗雷多·博卡内格拉牵头的调查小组开始对此次坠机事故展开调查。

此外,因失事飞机由英国宇航公司制造,该公司的航空事故调查部门也派出一队调查人员赶赴事故现场进行调查。

此前还有媒体报道称,失事飞机可能是燃油不足。不过这一说法没有得到官方确认。

飞机失事后,巴西总统特梅尔宣布,将为坠机事件中的遇难者致哀三天。他同时要求巴西外交部和民航机构尽一切努力,为遇难者家属提供协助。

巴西发表新闻公报说,特梅尔对空难悲剧的发生感到悲哀,并向遇难者家属表示深切的慰问。他说,政府将提供一切方式帮助家属抚平哀痛。他还要求民航机构马上组织包机,协助家属前往事故现场。

事故发生后,沙佩科恩斯俱乐部副总裁伊万·托佐发表讲话,为球员与工作人员的不幸表示哀伤。他说:“沙佩科恩斯总是给人民带来欢乐……现在我们要承受这种痛苦。”

托佐还表示,当初他差一点就随队前往哥伦比亚。他说,他并不为此感到幸运,而是要竭尽全力做好善后。据他介绍,悲痛不已的遇难者家属已经陆续赶到俱乐部,俱乐部已安排包机,以便经由圣保罗前往哥伦比亚。(宗和)

沙佩科恩斯俱乐部成立于1973年,曾长期征战巴西低级别联赛。成立4年后,俱乐部就赢得了所在州——圣卡塔林纳州的联赛冠军。历史上,沙佩科恩斯共5次赢得州冠军,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

在2012年-2014年间,沙佩科恩斯一跃完成“三级跳”,跻身巴西足球俱乐部级别最高的甲级联赛。本赛季,在巴甲只剩最后一轮比赛的情况下,沙佩科恩斯在全部巴甲20支球队中排名第9。(更多新闻,请在微信搜索关注“新京报”)

在今年的南美洲第二大俱乐部杯赛——南美俱乐部杯的比赛中,沙佩科恩斯一路过关斩将杀入决赛。

飞机失事后,沙佩科恩斯俱乐部在官方社交平台宣布,球队的南美俱乐部杯决赛对手——哥伦比亚民族竞技队已经向南美足联申请,将南美俱乐部杯冠军直接颁给沙佩科恩斯。

当地时间11月28日22时15分,一架支线民航客机坠毁于哥伦比亚距麦德林市约30公里、位于拉乌尼亚镇境内的切罗格尔多山区。客机上乘坐有72名乘客、9名机组人员,乘客中绝大多数为巴甲新贵沙佩科恩塞队球员、教练员和俱乐部官员,少数为新闻记者、电视台工作人员和其他搭乘者。据当地警察局长阿塞维多(Jose Acevedo)最新发布的数据,全部乘员中有6人在坠机后被救出,其中一人送院后死亡,全机遇难人数已达76人,幸存者中包括球队球员3人,其他人员两人。

正如路透社等国际传媒所言,此次空难的发生和救援过程,显得异乎寻常的混乱。

尽管各方目前都不愿多谈塔台和空管责任问题,但何为“降落优先权”?既然赋予“降落优先权”,何以RJ-85仍然很快“脱锁”?这其中究竟有没有技术上、管理上或操作上的失误?言者云山雾罩,听者一头雾水;事发后半个多小时内,当地正规传媒被阻拦在事故现场之外,但大量“自媒体”却如入无人之境,并随即发回事后大多被证明“不靠谱”或“极不靠谱”的信息和图片。与此同时,官方口径也莫衷一是,靠近事发地的麦德林市长称“至少有3人幸存”,而更靠近坠机第一现场的拉塞亚市长却称“至少有25人遇难,10人获救”。而当媒体逼问出处时则都以类似“莫须有”的闪烁其词相回应。

坠机事故九死一生,时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整个救援行动都未出动直升机等设备(当局表示“能见度不佳”),90人组成的救援队只能徒步穿越泥泞的密林山路赶往现场,而“救援工作一度被叫停”的说法也得到证实(理由同样是“气候恶劣”)。一些专业人士就此表示,在某种程度上倾盆大雨反倒帮了幸存者的忙:若非如此,飞机坠毁后多半会起火爆炸,以如此蹒跚的救援步伐,还能不能有幸存者都难以想象。

拉美地区的民航业诞生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二战后依靠美英等国“剩余物资”,至20世纪末达到鼎盛。但上世纪末,金融风暴席卷拉美,国际航空运输联盟(IATA)2001年8月底曾表示,当时83%的拉美航空公司破产或濒临破产,拉美民航业可谓风雨飘摇。

但近年来尽管拉美经济走势起伏不定,该地区民航业却颇有“枯木逢春”之感。然而这种“回春”在很大程度上是廉航、包机公司等小型、低成本民航企业托举起来的。这些廉价航空公司为控制成本,普遍以二手或租赁客机为主力,这些飞机机况较差,而廉航人力、设备成本上的控制又导致对飞机的技术支持较常规大型航空公司有一定差距,这无疑增大了民航事故风险系数。

此次空难能否让沉浸在“起死回生”喜悦中的拉美民航业及其管理者猛醒?希望如此吧。但不应忘记,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回落,拉美各国普遍都在“宽打窄用”地过节俭日子,而要想在航空安全领域提高安全系数,不论把重点放在硬件或软件方面,都是需要花很多钱的。(陶短房)

1949年5月4日,意大利都灵队打完与本菲卡队的拉丁杯比赛回国时,由于大雾弥漫,飞机撞上了机场附近的苏佩加山,发生了震惊世界足坛的“苏佩加空难”,意大利都灵队在事故中全体遇难。

当时,意大利国足首发11人中,都灵队占10名。随着这批意大利精华的丧失殆尽,1950年和1954年两届世界杯,意大利都在小组赛后被淘汰,1958年更是连预选赛附加赛都以1:2输给北爱尔兰。

1958年2月6日,曼联在南斯拉夫和贝尔格莱德红星队的欧洲冠军杯四分之一决赛后,乘飞机回国途中在慕尼黑—利姆机场降落,加油之后再次起飞时两次未成功,第三次在机场跑道上强行起飞后从3000英尺的高空坠落,致使机上23名乘客死亡,其中包括8名曼联队的主力球员。

1960年11月30日,西班牙托莱多附近发生一起坠机事件,致使圣路易斯足球队全体成员遇难。

1965年2月6日,一架飞机在圣地亚哥和布宜诺斯艾利斯两地之间坠毁,机上87人遇难,其中包括智利一支足球队的全部人员。

1969年9月26日,玻利维亚足球赛冠军队乘坐的飞机在首都拉巴斯附近遇难,共74人死亡。

1979年8月11日,在顿涅茨克和乌克兰的第聂伯河两地之间的上空,两架苏联明航机相撞,造成至少150人死亡。其中包括苏联塔什干帕赫尔足球俱乐部的17名足球运动员。

1987年12月8日,秘鲁利马联合足球队乘坐的—架飞机在利马附近海面坠毁,机上乘客仅一人幸免。这架飞机是该足球队的包机,上有16名队员、一名教练、三名裁判,其中包括3名国家队队员。

1989年,一架飞机在返回苏里南首都帕拉马里博的途中失事,机上乘载的被誉为“灿烂十一人”的苏里南国家足球队队员,在这次事故中全部遇难。

1993年4月27日,赞比亚军用运输机载着国家队准备在塞内加尔参加世界杯足球赛资格赛,却在加蓬附近坠毁,机上包括18名国家队队员和足协官员全部遇难。

据后来的事故报告分析,当时的飞机左翼的引擎出现故障而停止工作,驾驶员却错误地关上了右边的引擎。(综合整理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