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年磨一剑杜克奇才杰森-塔图姆的篮球心路

家里入不敷出,几个月的账单都没有着落;因为交不起水电费而被停水限电;有好几年的时间,杰森-塔图姆不得不和他的妈妈(布兰迪-可儿)挤在一张床上睡觉。没办法,这是他们家唯一的家具。

不过这些事情又都在预料之中。当你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里,而你的妈妈不过刚刚19岁的时候,上面这些事儿几乎十有八九会陪伴着你的童年了。可是所有的这些,可儿都为自己的孩子挡了下来。她是一位意志坚定的女性,不管统计数据表明像她这样的低龄单亲妈妈有多大概率不足以养活自己的孩子,她还是一手将自己的孩子抚养长大,养育成才。她从没让自己的孩子为未来的生活而感到挣扎过。

在塔图姆还只有6个月大的时候,可儿离开了自己妈妈的房子。她想要为自己和孩子找到一块独立的生活空间。最终她在圣路易斯的大学城里找到了一座小小的房子,这里有着巴掌大的小院和简陋的围栏,但是这里好歹是他们自己的家。

那天可儿和塔图姆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他们的门上贴着一块粉色的告示,原来这已经不再是他们自己的家了,因为资不抵债,这所不大的房子将要被法院拍卖了。

“当时她就哭了出来,”塔图姆回忆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是感到非常的无助,我多么想帮帮她啊。但那个时候我才11岁。”

可儿回到了房子里,觉得辜负了自己的儿子。在过后的一两个小时里,母子二人都沉浸在深深的忧伤之中。

虽然后来塔图姆加盟了杜克大学,成为了一名全美顶尖的新秀球员,但那一天的情形他依然历历在目。不仅仅是因为当时他们的处境已经跌到了谷底,而且还因为后来发生的事情。

他的答案非常简单,当然是在NBA打球的篮球运动员啦。老师为此大笑不止。你还是选一个现实一点的职业吧,她告诉塔图姆,不如换个梦想,怎么样。

可儿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杰森回家告诉我这件事后,我非常生气。第二天我跑去学校,跟那位老师评理。我说,‘女士,恕我直言,您问他一个问题,而他如实回答了。但是您告诉他这是他无法实现的梦想,我认为您这么做有些不妥,因为我们的家庭教育就是告诉他所有的梦想都有实现的可能。’”

可儿所言不虚,与其说她成天给儿子灌输鸡汤,倒不如说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行动派。

塔图姆的妈妈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距离大学毕业还剩几个月的课程。就此放弃吗?不!这位单亲妈妈在春假的时候生下了塔图姆,仅仅休息了一周之后就重新回到了校园。

再后来,为了完成学业,可儿就带着小塔图姆一起去上课。然后,小塔图姆又跟着自己的妈妈上完了研究生、法学院和商学院。当她在法学院就读的时候,小塔图姆就在她的床头玩耍。当妈妈在用功读书的时候,塔图姆说,“妈妈,我可不想再看这样的书了,我想要打篮球。”“好啊,不过你得非常努力才可以呢。”她这样告诉自己的儿子。

而他也是这么做的。每天早晨,五点半,他就会来到妈妈的房间门口打招呼,“我去练习了,妈妈,我爱你。”然后,他便来到体育馆,开始了上课前的90分钟特训。

塔图姆在圣路易斯预科学校的教练弗兰克-本内特回忆道:“我大约每天6:30到学校,而他大概5点45就来了,最晚也就是6点。他自己会开始练习,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每天都是如此!我记得他似乎只缺席过一天,那就是我们成为州冠军的那一天。他只在那一天休息了一下下。他就是如此。他会不断的练习练习再练习。”

塔图姆的爸爸记得他的孩子拥有非常独特的天赋。当塔图姆还只是五年级的时候,他就和成年人一起打联赛了。而且可不仅仅是打打而已,他能场均得到25分!回忆起这段往事,塔图姆笑着说,“那群大人看着我说,‘等等,这孩子到底多大?’”

虽然塔图姆是妈妈抚养长大的,但是父亲跟他也很亲近。他每天都会给塔图姆打电话。塔图姆也会在圣路易斯大学的球员更衣室里,坐在爸爸身边聆听他们的赛前布置。当爸爸后来前往荷兰打球之后,妈妈还带塔图姆飞去当地看他比赛。等到贾斯汀-塔图姆的海外篮球生涯结束之后,他回到了圣路易斯成为了塔图姆的启蒙篮球教练。

由于他们的年龄差并不是特别大,因此这种亲密的父子关系倒也有些兄弟的友情在其中。贾斯汀还会教塔图姆像Jay-Z,图派克和Biggie那样绕舌,而塔图姆则告诉爸爸最近流行什么样的球鞋。

如果你问塔图姆他的自信和成熟的风度是从什么时候培养起来的,他会告诉你,这会将这归功于自己的妈妈。

在家里,妈妈对他有着严格的训练。当塔图姆窝在自己的房间里打2K的时候,妈妈有时就会突然跳进来,让他暂停游戏,然后掏出一把美发梳假装是麦克风,假装自己是格雷格-赛格一样,而她的儿子则是场上的球星。

“谁会问我这些问题啊,老妈,”杰森不耐烦的问道。而妈妈则告诉他,“ESPN啊,当你成为这个国家最出色的篮球运动员的时候,他们就会这样采访你了。”

很快他就将要踏上这样的征程了,作为一个拥有丝滑般技术的前锋,塔图姆始终在各种排行榜上排在前五之列,他甚至被认为是老K教练所招募到的最棒的一批新秀。

在做出选择之前,各路球队都疯狂的研究着他们面前的一个个年轻人。身高、体重、臂展、站立摸高、体脂含量、手掌长度、手掌宽度,垂直起跳高度、最大垂直弹跳、禁区敏捷测试、折返跑、四分之三场冲刺跑等等等等。

但是最资深的NBA球探会告诉你,对一名新秀而言,最重要的判断不是来自于运动场之上,而是来自于他们和教练以及管理层不厌其烦的沟通,在于他们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去问问那些球队,为什么会选择德雷蒙德-格林和马尔科姆-布罗格登,为什么会选择史蒂芬-库里和戈登-海沃德:他们的性格和人格特质才是真正重要的。

单从面上的统计数字看来,塔图姆的出色程度一望而知。一年前NIKE篮球峰会上的数据,虽然塔图姆的身高只有2.03米,但是却拥有超过2.13米的臂展。自从那次峰会之后,他又努力往自己纤细的身上增加了肌肉。在接下来的29场比赛里他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和超强的稳定性,作为一名大一新生场均得到16.8分和7.3篮板。而且他的投篮数据也令人满意,三分球命中率34.2%,罚球命中率84.9%。

但是那些令他脱颖而出的却并非这些冷冰冰的数字,而是他的决心和勇气,是19年来朝着一个目标而坚持不懈努力的结果,这些才是塔图姆身上最为闪耀的地方。

ESPN的分析员杰-毕拉斯第一次见到塔图姆是在去年10月份,赛季开始前的一次杜克大学的队内训练赛上。塔图姆和一群已经进入了NBA的学长们一起混编比赛。在对抗赛里塔图姆的自信和球商都展露无遗,甚至令他的学长们都大开眼界。

“他的技术真棒,我认为他是全国最具天赋的球员,”毕拉斯给了他非常高的评价,“他简直是为篮球而生的。马克尔-富尔茨或许目前在选秀排行榜上排在他前面,但是我相信还是塔图姆的天赋更高。他可以防守多个位置的球员,他有2.03米高,臂展极其优秀。在这届新秀里,他能比任何人都走得更远。”

“选秀之难不仅仅在于你要赢在现在,更难的一点在于你要选对未来。三到四年后,杰森会变得多么优秀?我觉得他一定会变得非常之了不起的。”

或许不是每个球探和NBA的管理者都会像毕拉斯这样认为。许多人认为富尔茨最棒了,还有人认为朗佐-鲍尔也很出色,甚至堪萨斯的约什-杰克逊都是不错的选择。但每支球队也都看到了塔图姆的优秀之处,他不仅仅拥有一副NBA级别的好身材,而且还拥有NBA级别的比赛思维。

“塔图姆就像是个2.03米的组织后卫,或者说组织前锋,随便你怎么叫,”一位NBA的经理人说,“他拥有组织进攻的能力和技巧,他是一位头脑非常清楚的球员。”

在当代NBA,球场上位置的概念变得越来越模糊了,而这恰恰非常适合塔图姆这种类型的球员。他拥有不错的控球技巧,他的外围投射能力也不容忽视,他是一个天生的三号位球员,但也具备打四号位的潜力,不仅仅在进攻端,而且在防守端他也足够胜任。

一位来自西部的球探则认为他和尼古拉斯-巴图姆非常类似。也有人认为他像哈里森-巴恩斯,鲁迪-盖伊,阿兰-休斯顿或者是罗恩-阿泰斯特。

生活中的一次次挫折,终有一天会化作你前进的力量,固化在你的性格里,助你前行。对于塔图姆来讲,就是如此。他将生活中的艰辛化作为不懈的努力和坚定的决心。只要有哪怕一丝进入NBA的机会,他也不曾放弃。

每天早晨,五点起床,在上课前进行250次投篮训练。还有那些小小的训练计划,为了练习后仰跳投进行的步伐练习,为了提高跳投出手点的弹跳练习,为了让自己的进攻更具爆发力而进行的转胯练习等等等等。

不管是湖人,凯尔特人还是太阳,塔图姆都是一个保证不会错的高顺位选择。不管是哪家选中了他,他都会气定神闲的走上舞台,和联盟总裁亚当-萧华握手,开启属于他的人生新篇章。

所以他打算当他签下第一笔NBA合同之后,将会在老家圣路易斯建立一个非营利机构,来帮助那些单亲妈妈。可儿和塔图姆打算利用自己的经历来影响别人,同时愿意加入他们行列的还有同样在圣路易斯长大的布拉德利-比尔和本-麦克勒莫。

“我们目前能够买得起比它大10倍的房子,”可儿笑着说,“但是他不想卖掉它。”

塔图姆已经为这所房子想好了一个完美的归宿。它将成为下一位单亲妈妈的过渡性住房。就在这里,在这个见证了他们的人生最低谷的房子里。他们会免费让单亲妈妈在这里住最多一年的时间,来帮助她度过最困难的周转时期。

但是塔图姆知道,自己无法预见未来。所以从现在到选秀大会开始之前,他还得专注于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变得更强。